集元妄

一切都在掌握之中。不论参与哪场战役,只要装弹、瞄准、扫射,然后就可以迎接无可争议的胜利。小心地摘下防风镜,心中自鸣得意地吹了声口哨,没有加入战友的狂欢,只是在低头确保衣服整洁后准备独自返回指挥室。





“PKP前辈,这次多亏了你的参战我们才赢下了这次战役,一起吃顿庆功宴吧!是意式料理哦!”身后不认识的人形笑着发来邀约,微讶于居然有人主动和自己搭话,转头抬眉看了她一眼,略显凶狠的眼神却让那个人形的笑意僵在了脸上。拒绝的话就在嘴边,却出不了口:“.......好啊,我要吃三人份的量。”





【AK12 x AN94】侵蚀(上)

AN94被任命为副官这件事一度遭受了许多非议。

指挥官的选择让赫丽安十分惊讶,“你让这样一个凶巴巴、不善言辞的小姑娘担任副官?她会把所有人得罪光的!新来的指挥官阁下,我希望您能认真挑选,而不是按照自己喜好瞎胡闹。”

指挥官是个看上去不太正经的青年,面对如此谴责,他只是向严肃的高级代理人胸有成竹地眨了眨眼,露出了迷人的微笑:“您放心,我的眼光不会错的,她会是很好的助手。况且——相较于少女,成熟些的女性反倒更让我着迷。”他暗示性地把手搭在代理人的肩上,巧妙带离了刚才那个话题,“代理人是为了这件事专程来的吗?这种小事还劳烦您多跑一趟,为表歉意,我能顺道请您去附近的咖啡店喝一杯吗?”他朝着听到这话后动作有些僵硬的制服女性笑了笑,一语三关地重复了一遍,“我的眼光不会错的。”

自此,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当然除了指挥官精湛的把妹技术,AN94自身的作战能力才是最重要的原因。自她担任了副官以来,所有协助指挥的战斗都以漂亮的胜利告终。

AN94对自己得到了指挥官的如此信任很是感动,她深知自己不是那种具有管理天赋的人形,也不擅长与人相处,

指挥作战没问题,处理成堆文件到也还好,强迫自己与其他人形进行交流才是AN94最头疼的。格里芬的许多人形本就是民用人形改造的,在性格设定上就比较随意,在一同作战就属不易,更别提AN94还要将她们管理起来。AN94只能一边翻看《管理学:从入门到入土》,一边实践,可惜收效甚微。看着其他人形克制但隐忍不满的神情,AN94疲惫地觉得副官真只是个表面风光的角色罢了。

 “......我只是个强化了战斗专精的人形啊,为什么要干这些事情呢?”

 不过即便觉得紧张而繁忙,每次AN94想着自己能对指挥部有所贡献,心里也还是充实而开心的。

——但是,不论是痛苦还是高兴,AN94作为副官的事实,即将成为过去。自从指挥官得知了一个新型的精英人形即将加入这里,他便立刻告知AN94去准备人员调动的相关事项以及新旧副官的交接仪式。AN94的副官位置将由那个人形代替,她以后只得和其他人形一同听从调配。

“AN94以后负责协助她进行工作,你比她有经验的多。”指挥官安慰性地夸了她一句,但是能看出大半部分精力还是放在了那个未知的新人形上。

AN94一开始并没有产生什么其它想法,甚至在隐隐的失落后还有放下重担的轻松。直到“AN94要被革去官职”的消息在人形中悄悄地传了出去,她才迟钝地感觉身边的气氛变得不太一样。

比如说人形们以前只要下了命令就会立即行动,现在需要三四遍才可以,再比如作战效率变差,这甚至影响了与稻草人的战略决战,最后丢失了几处重要的补给点。事后AN94遭到了指挥官的严厉批评:“你不能因为快卸任了就漫不经心,打起精神来,否则我怎么跟代理人交代!”

啊,原来如此,我要卸任了她们才散漫起来的。结束了一天的训练,AN94躺在床上,突然想明白了原因。都是那个新人形的错,没有这些波折就不会出乱子了。AN94觉得自己委屈,但她没有地方哭。

安静内向的乖孩子AN94从来没有如此满怀恶意地想象着新人形空降后手足无措的样子。“然后她们就会知道我的必要性了。”

可惜这一想法没出现几天就夭折了,指挥官的朋友安洁小姐告诉她,新来的人形就是AK12。

AK12,AN94慢慢地读出这个名字,心中有些释然,但又感到微微的苦涩。她当然知道这个名字——那是自己存在的意义,她的诞生就是为了保护这个代号所有者的安危。

----------------------------------------------------------------------------------------------

当AK12走进指挥室的时候,她发现等她的除了已经见过的年轻指挥官,还有个陌生的金发少女。金发少女的笑容有些僵硬和勉强,也不知道是不是天生的,AK12暗自嘀咕着,不过长得真好看,适合与我交往。

又稍稍沉默了一会,确定指挥官没有先发言的意图后,AK12才开了口。

“您好,指挥官先生。从今以后我就加入您的指挥部了。”AK12闭着眼睛,微微欠了欠身 “刚来这里就让我来当副官吗?感谢您的信任,我会做到完美的。想必您身旁这位美丽的小姐便是我的前辈了吧?”

指挥官有些稀罕地看了压抑自己狂妄气息的白发少女一眼,“是啊,之后的几天就请你们好好交流一下感情吧,AN94是一位经验丰富的出色副官,有很多地方你可以向她学习,宿舍就安排在一起吧。”

AN94鲜少被夸,不禁有些脸红,旋即告诉自己要在AK12面前保持威严,又努力绷紧了脸皮。殊不知这一系列微妙的表情变化都被一直关注着她的白发少女看在眼里。AK12嘴角的笑意变得真实了几分,漫不经心地回复道:“那是自然。”

而AN94依旧表现地有些局促,根本看不出平日指挥千军的气魄,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意识到该自己发言了:“那,那以后也请你多多指教。”语气有些凶,但是却因为磕磕绊绊听着更像是在赌气,AN94暗自懊恼,脸在白发少女克制不住的一声轻笑中终于红了起来。

笑什么笑!AN94心中尖叫,忍不住偷瞟了眼新来的人形,却发现白发少女根本不在看自己,闭着眼睛笑容恬淡,安静地仿佛刚才那声轻笑只是自己的错觉,AN94的心情更加复杂。

指挥官觉得今日的指挥室真是暗流涌动,二位人形间的张力大得有种让人想逃离的冲动,不由得干咳一声:“那详细的你们慢慢聊,我先去处理今天的文书任......”“我来开门,我和您一道去。”话音未落,AN94就接了上来,立马向大门走去,指挥官在与她擦身而过的瞬间感觉到了一阵风,看起来有人比他更不安,指挥官若有所思。

门开了,春日的阳光照在身上,暖暖地很是舒服。AN94轻呼一口气,站定等待指挥官。

“且慢,漂亮的前辈小姐” AN94刚舒缓的情绪又被吊起,“不知可否赏脸为我介绍一下这里的情况呢?”


TBC.

(dbq这本应该是我半年前咕出来的orz)

【AK12 x AN94】冬夜

AN94发觉自己正在站岗,和她一起的是汤姆逊,M4A1和AR15。

我什么时候和汤姆逊在一个小队了?核心里怎么丝毫没有关于这次行动的日程安排?AN94觉得自己脑子轻飘飘的,模模糊糊地有种眩晕感。还没等她想出个所以然,从指挥室方向向这边移动的黑点就夺走了她的注意力。

在远到只能看出一个模糊人影的地方,AN94就认出来那是谁了。她甚至能想象出那个人虽然束缚在沉重作战服里,却仍显得轻松自如的身姿以及比任何政客、主持人或是演员都要标准的微笑。

哦,还有还有她的头发和眼睛,AN94抿了抿嘴。不提平日给人凛冽美感的白发樱瞳,AN94更希望见到的是另一番情态。在某些不为人知的梦里,她的长发散乱地缠绕在AN94身上,像张能遮住了她们的大网,而矫健的身姿,明亮冰冷的眼睛和带着侵略性的笑容使她就像是带着野性的雪狼——AN94不止一次地有过关于白发长官的性幻想了。

但也就止步于幻想了,我怎么配得上她呢。AN94难以自制地低落起来,她稍稍回过神,窘迫地感到下身已经有了湿意。

“你在想什么,AN94?”带着戏谑的低低笑声在AN94耳边响起,她惊跳起来,发现白发队长不知何时已经站到了她身边。“站岗时走神,这可是会酿成大错。”

“......对不起,下次不会了,AK12。”心跳的很厉害,但AN94的语气下意识地刻板,听起来很冷漠。

“这倒是不多见啊,让我想想......”似乎带着不一样的意味,AK12向前又走了一步,二人间的距离近到她的鼻息能将AN94的耳垂染得通红。

她们此时的样子就像AK12从背后拥住了AN94,这太过亲密的动作吸引了其他三个战术人形的视线。AN94觉得自己脸肯定也红了。

“我猜啊,你是不是喜欢我?”毫无征兆地,AK12将手贴上了她的下身,若有若无轻轻摩擦“现在可是站岗时间,其他人形也都在看,你都湿成......”AN94完全没想到AK12会这么做,本来就发软的身体更加虚弱,小腹也浮起阵阵燥热。就算这样,AN94还是撑着,用最后的力气捂住了AK12的嘴。

AK12坏心眼地在AN94颤抖地越来越厉害时抽出了手,接着在AN94的唇上抹了抹,AN94羞耻地快哭出来了。

被AN94捂住嘴的白发队长也没有其他动作,只是发出了有些模糊的笑声“乖女孩。”

 

AN94就是在这个时候醒来的。

她看了看表,默默地环视了一圈宿舍。她记得这个宿舍里其他人形都去执行夜战任务了,大约再过3小时才会回来。

这样最好,AN94重新躺回了被窝。感受到下身不舒服的黏腻感和依旧很快的心跳,AN94犹豫了下,将带着冷意的手指伸了下去。

AK12,AK12,AK12......

她恍惚间觉得眼前出现了永远带着温柔假面白发少女的脸,时清楚时模糊,最终视野里全都是红色,粉色和白色的混乱色块。

宿舍门被轻轻的打开了,是来拿钥匙的春田。她一眼就看见盖着单薄被子,姿势别扭却似乎依旧沉睡的AN94,想了想没有惊醒她,而是悄悄将自己的外套盖在了她身上。

“睡觉也这么不声不响,和那妮子完全不一样,真是个名副其实的乖女孩。”春田叹了口气,轻手轻脚出了宿舍。

门被关上了,黑暗中AN94终于哭了出来。

{完}

还是忍不住摸了篇短的。这个尺度不大吧。

以及其实还是算刀来着(不

【AK12 x AN94】永生花

她将樱花冻结在眼睛里,假装自己有一颗温柔的心。                   ——题记

 

“人形为什么要有感情?不错,有了感情的确让我有了活着的感觉——没有感情还追求乐趣的AK12,想想就觉得倒胃口。”穿着厚重作战服的人形闭着眼,随意地靠在指挥室的门边,白色的长发和顺地垂下。“或者我应该这么问,研究员为什么要给我们装载感情模块?人形就是为了战争而生的兵器,这么做的必要性何在?安洁?”

白发人形仿佛这时才想到指挥室里还有人,笑着转过头问默不作声为自己做紧急包扎的指挥官。

“好奇心在这种时候就不要发作了吧,快去和AN94进行下一步行动。”安洁赶苍蝇似的对白发人形扬了扬手,在门快被关上时又急忙添了句“记得照顾好她!”

打发走了AK12,安洁边嘀咕着边迅速穿好外套,“谁知道呢,说不定是研究员要化解他们的寂寞吧。”

 

“现在军方的主力还在外围,还有机会拿下中继站。”少女人形微微皱着眉头,用冷静的声音指挥着,“AK12,指给我军方侦察队的推进方向,我们现在以绕过它们为优先目标。”

“听从你的指挥,M4A1小姐。”与脸色或多或少有些紧张的其他忤逆成员相比,AK12脸上依然挂着笑容,虽然看上去悠闲,但实际上效率却不慢。“单论方向的话,军队现在推进的轴线基本上是往这里。若要以避开它们为主,最有效率的路径是穿越这个区域。”

AR15恼火地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而紧接着下一秒,她就睁大了眼睛。

AK12所在的位置突然间被命中了,尘土飞扬,把其他人形都炸的飞了出去。

“虽然我不擅长远程射击。。。但是。。。加上她就不一样了吧?”在通讯中突然连接到了铁血的信号,屏幕闪烁了一下,出现了短发铁血人形表情节制的脸。

“干扰者。。。以及梦想家。”M4A1一下子进入了作战状态,想和队友合作时却发现两个队友都不再状态。“AN94,接替AK12的位置!AR15和我一起掩护!”

“AK……12……AK12……AK12……”AN94的表情几乎可以用惊慌失措来形容,她完全陷入了慌乱之中,根本无法进行战斗。而旁边的AR15反应过来,迅速准备起来,动作却有一丝慌张。

AK12影响力什么时候强了?看了一眼AR15,M4A1的疑惑转瞬即逝。正当战争一触即发的时候,爆炸中心却传来了一个因为呛进灰尘而显得有些沙哑的女声。

“我还没死呢,铁血可太小瞧新式的精英人形了。”在灰尘中显得有些模糊的身影渐渐清晰,白发人形步伐沉稳地走了出来,露出了一直不曾示人的粉色瞳孔。 

“这种时候给AN94太多压力,她会受不了的。”安抚性地看了AN94一眼后,AK12像是根本不看说话时机似地转过了头“AR15,这场战争的胜利与否可是关系到我们最后会在哪里碰面哦,是修理厂还是垃圾堆——或是我去垃圾堆拜访你?现在提起精神了吗?”

AK12闭眼的时候,不论她试图用笑容把神情掩饰得再怎么温和,都会被AR15嗅到遮不住的狂妄气息,但当她睁开樱粉色的眼睛看着AR15时,面具般笑容里最后一丝瑕疵就被那双眼睛完美的遮盖了。粉色的,温柔的,樱花般的。。。AK12这家伙为什么有这样一双好看的眼睛?即便说了那么过分的话,AR15也产生不了丝毫的不满。那清澈而带着流光的色彩几乎不费任何功夫,就摄住了AR15的心神。

“。。。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AK12。”AR15只回应了这么一句。

 

“接吻,微笑,陪伴。。。这些事情,有什么是没有感情不能做的?”

“做是能做,但你说的都是行为,体验做这些的过程才是它们的意义。”

“那体验的意义又是什么?”

“意义就是体验。”*

“旧世界的文明。”白发人形轻笑,水晶般的眼睛反射出一丝微光“安洁,我请求一个人去次军方中转站。”

“你什么时候这么有礼貌了?让我看一下作战计划。。。可以,快去快回。是去回收废弃人形吗?”

“。。。”AK12顿了顿“是的,顺便尝试能不能找回我被梦想家炮击后心智云图损坏的部分。她的攻击太突然了,连我也没有做好完全的防御措施。”

“真的吗?希望梦想家是把你的狂妄给炸毁了,对大部分人形来说那可是件好事。”安洁显然有些怀疑,带着调侃意味回应道“快去吧,还有好多任务等着你完成。”

 

虽然抵挡了梦想家的攻击,但当时仍保留部分心神关注着AN94头发有没有梳整齐的AK12实际上的确出现了一次失误——她没能完全抗下那次炮击,心智云图的某一块也受到了损伤。匆忙间AK12也只能假装自己没事来稳定队友的情绪,并且使AN94维持战斗意识。

AK12的战斗模块并没有损坏,因此她们还是打赢了那场战斗。

直到到达中转站,她才找到机会检查了一下自己受损的部分。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AK12一直苦恼的情感模块被炸毁了。

“其实反而方便了很多吧。。。只不过以前的行动靠感情驱动,现在靠逻辑驱动罢了。”

 

“AR15,AN94,安洁让你们押送建筑师去新的关押点。” M4A1转述了安洁的话。

建筑师在押送过程依然喋喋不休,仿佛不明白敌我之分。

“为什么有感情就是人,没感情就是机器?”

“为什么人要给机器添加感情模块?”

“人是因为有感情才高级的吗?机器有了感情还是机器吗?”

“明明没有感情下的判断更加准确,感情的意义又是什么?”

“缺心眼的完美姐姐,你知道吗?”

AK12终于明白为什么AR15那么讨厌建筑师了——她似乎有着强行读取人形信息的能力。

 “。。。你不像是格里芬的人形。你比她们都强大,也比她们都安全。*”建筑师好奇地用深红的眼睛盯着AK12看,“你和我很像,缺心眼的完美姐姐。但有一点我不理解,你能告诉我那个格里芬人形与你是什么关系吗?”顺着晶亮指甲油指的方向看,AK12发现面无表情的AN94瞥了自己一眼。

“情人。”AK12迎着AN94的目光温柔地笑了笑,她的眼中冻结着万古不化的樱花。

{完}

 

这句话出自心理学家阿德勒的《自卑与超越》

还是解释下吧,格里芬人形以感情丰富闻名,强大指的是不受感情困扰,可以全力作战;安全指的是不受感情影响,自控力强。关于格里芬人形情感丰富的设定来自萌娘百科上的少女前线世界观↓

https://zh.moegirl.org/%E5%B0%91%E5%A5%B3%E5%89%8D%E7%BA%BF:%E4%B8%96%E7%95%8C%E8%A7%82

题目也要解释一句,永生花指的就是假花,有着永恒开放以及虚假两重含义。

emmm这次我写的很隐晦,真的不清楚你们有没有get到我想表达的那个意思。。。?可以在评论里面交流。

以及容我抱怨一句,考据剧情简直比写文还累,如果干扰者不能炸伤12的话,梦想家大概可以吧?

建筑师ooc。。。没有来得及还原语气,就上萌娘看了下设定。

冬活 【M4xAR15】

我们活成了彼此的模样

显示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