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之下

已有之事,后必再有;已行之事,后必再行;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在亘古日光的照射下,滚滚历史长河不断向前,事物不论是好的还是坏的,积极的还是消极的,总是被一视同仁的对待,它们错综复杂地交织在了一起,共同流向了未来。每一个时代都有其独特的趣味,我们很难因其一面就评价它完全是有趣的,也不该消极地认为它就是无趣的。
尽管当今世界表面看上去就是无趣的紧。
有人很担心现代人的素质问题。单就语言习惯来说,人们动不动就爆粗话骂人,似乎语言文字除了日常交流之外就没有任何价值,而文学的美感完全被现代的野蛮人破坏,甚至导致了文化的断流,现在日常使用句“**你**去哪儿了”相比于古代“胡不归”意境简直天差地别。这的确是事实...

  2018-08-23 0 1
 

太痛苦了,我要把这苦痛吞下去。

如果再不改变我将经历一生的苦痛。

所有的所有都将离我而去。

  2018-04-05 0 3
 

成功人生

  每个人都希望自己有成功的人生,那什么样的人生才能算是成功呢?

健康应该放在首位,没有健康的身体,一切功名都是梦幻泡影;家人闲坐,灯火可亲,美满家庭令每个向往平稳安定生活的人为之心折;倘若工作得心应手,又有闲暇时间做自己爱做的事,便已经是令人艳羡的成功人生了。

有“高志向”的人或许会对这个排序不屑一顾,在他们眼里,马云、李嘉诚才是成功,曹操、刘邦就是卓越。在任何时代,认可这个观点的人都不是少数。爱因斯坦曾经说过:“人们应当防止向青年人鼓吹那种以世俗意义上的成功作为人生的目标。因为任何一个获得成功的人从他同胞那里所取得的,都超出了他对他们所做的贡献。”

由此,我们可以...

  2018-04-02 0 1
 

【AK12 x AN94】冬夜

AN94发觉自己正在站岗,和她一起的是汤姆逊,M4A1和AR15。

我什么时候和汤姆逊在一个小队了?核心里怎么丝毫没有关于这次行动的日程安排?AN94觉得自己脑子轻飘飘的,模模糊糊地有种眩晕感。还没等她想出个所以然,从指挥室方向向这边移动的黑点就夺走了她的注意力。

在远到只能看出一个模糊人影的地方,AN94就认出来那是谁了。她甚至能想象出那个人虽然束缚在沉重作战服里,却仍显得轻松自如的身姿以及比任何政客、主持人或是演员都要标准的微笑。

哦,还有还有她的头发和眼睛,AN94抿了抿嘴。不提平日给人凛冽美感的白发樱瞳,AN94更希望见到的是另一番情态。在某些不为人知的梦里,她的长发散乱地缠绕在...

  2018-03-18 14 42
 

初遇

光临镇很久没有下这么大的雨了。

千万雨滴连成绵密的珠帘,以悍不畏死的姿态在地上砸得粉碎。水花溅在浅沟里,逐渐汇成了薄薄的溪河。雨声震得人耳朵发疼,细听之下,那声音竟似百鬼同哭、千魂共号,让人不由得心里发憷。

在泥泞的路上行来一个陌生的旅人。他黑布罩面,绷带缠身,神色凄怆,步履彷徨。他的前行似乎漫无方向,但就算跌跌撞撞,却仍拼命行走,仿佛所有的行为都只是为了逃离某种无形的恐惧。


年轻的神父秉烛站于窗前,火光一丝丝卷曲在了黑发上,成为他身上最华贵的饰品。他仰观深空,神情肃穆虔诚,似在沉思,也似在聆听雨水的祈望。默立良久,眼见镇上最后一点灯光熄灭,神父才将蜡烛安置在有些生锈的烛...

  2018-03-13 0 4
 

【AK12 x AN94】永生花

她将樱花冻结在眼睛里,假装自己有一颗温柔的心。                   ——题记


“人形为什么要有感情?不错,有了感情的确让我有了活着的感觉——没有感情还追求乐趣的AK12,想想就觉得倒胃口。”穿着厚重作战服的人形闭着眼,随意地靠在指挥室的门边,白色的长发和顺地垂下。“或者我应该这么问,研究员为什么要给我们装载感情模块?人形就是为了战争而生的兵器,这么做的必要性何在?安洁?”...

  2018-02-23 12 62
 

冬活 【M4xAR15】

我们活成了彼此的模样

  2018-02-11 0 8
 
 
 
 
 
 
 
 
 
© 集元妄 | Powered by LOFTER